您好:欢迎来到 文化朝阳网!
站内搜索:
信息公告:
最新内容
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的内涵和保
红山文化遗址联合申遗遗产价值
朝阳将建国内最大的红山文化博
文明圣地
解密红山文化
寻觅中国女神
以玉事神古国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前位置:朝阳四大文化 -> 红山文化
红山玉文化
内容作者:市文广新局    查阅次数:2020

探求上古龙文化的基因

——红山文化玉器与古文献对应的研究思路

 

雷广臻

当我们重重地写下龙字时,有两个场景会浮现在眼前,一是红山文化的玉龙,尤其是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出土的玉龙, 二是甲骨文的龙字。 把二者联系起来是常人都能做到的:甲骨文的龙字是对类似红山文化玉龙的摹写。红山文化与甲骨文的年代相差2000多年,红山文化区与商都空间隔1000多公里,竟然有这样的摹写,令人想到红山文化玉器有踪可寻,不仅在甲骨文中有踪可寻,而且在古文献中有踪可寻。这就使进行红山文化玉器与古文献的对应研究,进而揭示上古龙文化基因的研究成为必要和可能。

一、古文献记载的异形人或动物是什么?

古文献记载的异形人或异形动物异彩纷呈。东汉王延寿作《鲁灵光殿赋》说:“上纪开辟,遂古之初,五龙比翼,人皇九头,伏羲鳞身,女娲蛇躯。”说到我们的人文先祖伏羲、女娲鳞身、蛇躯。《列子》曰:“伏羲、女娲,蛇身而人面。”在新疆吐鲁番的阿斯塔那——哈拉和卓古墓群中,出土了二三十幅伏羲女娲图,其中一幅为伏羲、女娲交尾图。 《玄中记》曰:“伏羲龙身,女娲蛇躯。”汉代纬书《春秋合诚图》言伏羲龙身牛首龙唇龟齿 《广博物志》说:盘古之君,人首蛇身,嘘为风雨,吹为雷电。”《帝王世纪》讲女娲氏蛇身人首。《山海经》的记载的异形人或异形动物不仅类别多,而且让人叹为观止。一是人面鸟身。《山海经·海外北经》记北方神禺强:“人面鸟身,珥两黄蛇,践两黄蛇”。《山海·大荒北经》:“之渚中,有神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赤蛇,名曰禺强。”还记: “有神,九首人面鸟身,名曰九凤。山海·大荒东经》也说:“东海之渚中,有神,人面鸟身,珥两黄蛇,践两黄蛇,名曰禺虢”。《山海·大荒西经》记:“有神,人面鸟身,珥两青蛇,践两赤蛇,名曰弇兹。山海·海外南经》描述了讙头国:“其为人人面有翼,鸟喙,方捕鱼。”《山海·海外东经》:记东方神句芒:“鸟身人面,乘两蛇。”另有人面鸟喙的记载。《山海·大荒南经》记:“有人焉,鸟喙,有翼,方捕鱼于海……驩头人面鸟喙,有翼,食海中鱼,杖翼而行。山海·海内经》记盐长之国:有人焉鸟首,名曰鸟氏。二是人面蛇身。《山海·海外西经》记轩辕之国:“在女子国北。人面蛇身,尾交首上。”《山海经·海外北经》记钟山之神烛阴:“其为物,人面,蛇身,赤色,居钟山下。” “《山海经·海内西经》记窫窳:“蛇身人面,贰负臣所杀也。《山海经·海内北经》记贰负神“为物人面蛇身。”《山海经·大荒北经》记共工之臣相繇:九首蛇身。” 又记:“有神,人面蛇身而赤,身长千里。山海·海内经》记苗民:有神焉,人首蛇身。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:“凡北山经之首,……其神,皆人面,蛇身。……其山北人,皆生食不火之物。”《山海经·北山经》:“凡北次二经之首……其神,皆蛇身,人面。”三是人面兽身。《山海·海外南经》说厌火国的人“兽身黑色”。 山海·海外南经》讲到南方神祝融:“兽身人面。”《山海·海外东经》记奢比之尸:“兽身、人面、大耳,珥两青蛇。”《山海·海内北经》记阘非:人面而兽身,青色。山海·大荒东经》记:“有神,人面兽身。山海·大荒东经》记一神:人面、犬耳、兽身,珥两青蛇,名曰奢比尸。山海·大荒北经》记犬戎国:有神,人面兽身,名曰犬戎。山海·大荒西经》记:“有神,人面虎身,有文有尾。另外还有人面马身、人面彘身、人面牛身、人头羊身、人身羊角。四是人面鱼身。《山海经·海内南经》记氐人国:其为人人面而鱼身,无足。五是鸟身龙首。见东山首经、南山首经、南次二经。另有龙首人头。《山海经·海内东经》记雷神:龙首而人头,鼓其腹。六是多头、多身现象。《山海·海外南经》记三首国人: “其为人一身三首”。 山海·海内西经》记服常树: “其上有三头人 山海·海外西经》记三身国人:“一首面三身。”又记并封:“前后皆有首”。《·海外东经》记朝阳之谷的天吴神:“其为兽也,八首人面,八足八尾”。 山海·大荒东经》记:“有神人,八首人面,虎身十尾,名曰天吴。山海·海内西经》记开明兽:身大类虎而九首,皆人面。《山海经·海外北经》记共工之臣相柳氏:“九首,以食于九山。”、“相柳者,九首人面,蛇身面青。”七是兽首蛇身。《山海·大荒北经》记:“大荒之中……有虫,兽首蛇身,名曰琴虫。

山海·海内经》对黄帝之孙韩流的记载可谓综合了多种动物要素:“韩流擢首、谨耳、人面、豕喙、麟身、渠股、豚止。(韩流是长脑袋,小耳朵,人的脸,猪的嘴,麒麟的身子,两条腿是胼生在一起的,还有一个猪蹄足)(以上引文均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9月版《山海经校译》)

上述《山海经》等古文献关于异形人和异形动物等的记载,在漫长的岁月里多被研究者斥为“荒诞不经”而不予以重视。其实,正是这些“荒诞不经”留下了上古人类思维和行为的重要痕迹,因而留下了今人探求上古龙文化基因的路径。

当然,上述古文献记载的异形人和异形动物在自然界和社会中基本不存在,只存在于人的想象和人所造之物中。这些异形人和异形动物的一个共同点是把人与动物的器官、肢体移位组合,如把人的肢体加到鸟、兽、蛇等动物的身上,或把鸟、兽、蛇等动物的器官移位组合到人身上。上述种种,可概括为“人面+N种动物器官”思维的产物。这是上古人类的一种普遍的思维,不仅如此,也是普遍的行为。这正是本文所要论述的主旨所在。古人不仅想象出了异形人、异形动物,而且用石器(包括玉器)、陶器、木器等创造出了异形人、异形动物,同时创造了异形自然物,如虹(红山文化玉器是璜)。我们可以把虹与玉璜作一个对比。甲骨文的虹字写如:         红山文化玉璜形如: 下面我们就让红山文化玉器来说话。

 



分享到:
快捷操作: [打印本页]  [关闭窗口]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: 点击上面微信图标 ->打开手机中的微信软件,点底部的发现,扫一扫 -> 点手机右上角选择分享到朋友圈


网站首页 | 市文广新局 | 局长信箱 | 监督投诉 | 欢迎投稿 | 联系我们 |
主办单位:朝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by cnwhcy.com
地址:新华路一段88号-912室 电话:0421-2861848

工信部备案: 辽ICP备10016122号-2 | 辽公网安备 21130002000028号